您现在的位置是: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    首页>>学校概况>>校史长廊>>1966-1976

三 恢复高中和体育的繁荣

来源:人大附中 作者: 编辑: 时间:2001-12-10

    文革一开始,大学、中学都停课了,到1971年,大学开始招收工农兵学员,一些所谓家庭出身清白,在农村工厂表现较好的知识青年,被推荐上大学,大学自此复课。与此同时,北京市要求一些实力较强的中学开始恢复高中,学制2年,人大附中即是其中一所。当时,人大附中高中班的学生要从本校和海淀中学两所学校的71届初中毕业生中选拔,只招两个班100人。而仅人大附中就有十几个初中班,所以政治上,学习上,选拔很严格,许多学生都因“政审”不合格而没有得到上高中的资格,不得不去工厂或继续到北京郊区插队。入校的学生真正成了“幸运儿”,他们在那个革文化之命的特殊年代,有机会学到一些高中课程。尽管1973年底伴随张铁生交白卷,黄帅反师道尊严,社会上又掀起了不做“5分加绵羊“的反回潮风,这届学生高中毕业时未能上大学,仍旧分到了工厂、农村,但正因为有了这两年高中学习的基础,在1977年国家恢复高制度后,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踏进了大学的门槛。

1971年试办高中,到1977年恢复高考制度,是我国教育事业在动乱的年代里顽强生存,寻求转折和发展的时期。人大附中的教师们以自己但求耕耘,不计收获的执着,在那个“读书无用论”盛行的年代,将科学文化的种子播撒在已荒芜贫脊多年的校园,以自己高超的教学艺术和独特的人格魅力,影响吸引着一个个年幼无知而又躁动不安的灵魂。

当时的高中班集中了学校实力最强的师资,他们在那样的环境中,开展了“数学百题竞赛”,“物理竞赛”,办起了科技小组和校刊。有的老师甚至语重心长地劝诫学生不要盲目地批《三字经》,应该认真读一读,用心体会这部古人的小百科全书。数学老师闫士文、侯文辉,经验丰富,政治上不随波逐流,在狠批“学而优则仕”的年代,他们虽不能公开自己的知识观,但却通过自己的每一节课,每一道题,无言地抵御着文化的逆流。语文老师鲁善夫,知识渊博,古文修养深厚,十分注重学生阅读写作能力的培养,用自己严谨的教学态度和严格的教学要求,使学生们懂得知识容不得虚假和马虎。另一位语文老师带领学生们创办了校刊《风华正茂》,每周一期,由学生自己编辑组稿,自已制版印刷,在实践中,老师指导学生们如何写新闻,写通讯,如何修改稿件,使学生们的文字能力迅速提高。政治老师柳成昌,从不照本宣科,讲空话套话,生动风趣而联系实际的教学,博得了学生的喜爱。蒋国垣老师的物理课,生动、活泼、深入浅出,激发起学生探索自然学习科学的热情。教化学的郭长陆老师,经常每晚要910点钟才离开学校,那时的化学课,尤其是实验课,在许多学生眼中就是玩,而郭老师并不讲化学的重要性,却有意无意地通过生活中许多绕有兴味的化学现象,激发起学生们学习化学的兴趣。还有朱迪生、章学藻、娄树华、华之斐等许多教师。第一届试办高中班的学生崔迎红回忆她初、高中时代最尊敬的数学老师闫士文时写道:在那个时代教书,闫老师从不给他们上“政治课”,他“手拿一盒粉笔、一把尺子,走进教室,一言不发,先在黑板上画出个图形或写出个数学公式。铃声一响,一声“起立!”同学们立即例行公事,声音有高有低的喊着‘加强纪律性、革命无不胜’,然后又开始交头接耳或搞‘小动作’。对这些阎老师似乎看而不见,听而不闻,几乎一句有关维持纪律的话都不讲,就开始了他的数学课“sin.cos”……,奇怪是的,一会儿,教室就安静下来了。”有了这些教师们兢兢业业的工作,使得人大附中的学生们,在那个视知识为无用,视文化为反动的年代里,学到了必要的知识,懂得了做人的根本。

70年代,虽然初中复课并试办高中,但学业成就无从一提,也无法可比。此时,人大附中的体育却兴旺繁荣,令人刮目。当时的体育教研组长徐武邦,解放前曾是北京“未名”篮球队主力后卫,解放后在人民大学任教,1952年调入工农速成中学主持体育组工作。另外组内还有两位归国华侨教师许后圣、陈开明,三人皆是篮球科班出身,再加上程贤明、柳军农、张小柱、郑昕均为篮球教练,于是徐组长制定了一个“以田径为基础,以篮球为重点”的体育教学发展方针。那时,全校共有十一个篮球场,无论晨练还是课余,十一块场地从未空过。几个体育老师球艺精湛,课余几乎天天组织比赛且培养了一大批男女篮球队员,学生们一入校就爱看老师打篮球,课余球赛助威者人山人海,喝采声不绝于耳。当时的人大附中,不论哪科教师,上场都有一手绝活儿,不论是哪个班的男生,出去都能打两下篮球,人人会打球,班班有篮球。七十年代篮球界的风云人物杨伯镛、钱澄海等人,都在人大附中的篮球场上献过艺,而校篮球队的队员也有多人入选北京队和八一队。校篮球队曾在707172年连续三年蝉联北京市中学生男篮联赛冠军,女队在整个七十年代也一直保持亚军的佳绩。最辉煌时,曾有过海淀区男子、女子、初中、高中四个冠军全包的优异成绩。因为次次比赛都能争上名次,所发奖品又都是皮质篮球,故当时学校篮球队训练竟从未买过一个篮球。

田径运动当时也很活跃。1972年由曾获全国中学生运动会跳高比赛第二名的彭跃,获北京市中学生三级跳冠军的朝永宁等同学倡议,组成了学生体育组织“争光体育协会”,寓意是为学校争光,为集体争光,会员以田径运动员为主,游泳、篮球等项目为辅。在“争光体协”带动下,人大附中的体育有了很大发展,全盛时期,“体协”有会员50多名,创造了70年代中期人大附中体育的辉煌。可以说,那个年代人大附中学生们的竞争意识和优越感,很大程度表现在体育运动,特别是篮球运动上,而体育运动强健体魄,锻炼意志,陶冶性情的作用,将使学生们终生受益。在那个特殊的年代,人大附中全校的师生员工们,努力光复学校的优良传统,试图以可行的方式营造出一种校园氛围,那就是“天生我才必有用”的自信心和凡事都要做得最好的优越感。这一传统,注定要在未来的岁月里,被他们发扬光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