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    首页>>校园生活>>学生之星

辩论:初试锋芒

来源:高二(12)班 作者:刘充 编辑:孙江波 时间:2013-09-18

  2013915日下午,当颁奖典礼的最后一段音乐渐渐隐去,我才发现,第一届全国高中生学术辩论赛就这样结束了。

  我不知道该从哪里讲起,就允许我慢慢地回忆吧。

  先说我们的比赛成绩——我和吴思蓓闯进总决赛夺得亚军,我个人获得了全程最佳辩手,吴思蓓获得了优秀辩手。

  这样的结果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,在“全程最佳辩手”颁奖结束后,我说出了心中的想法:

  我一直以演讲者自居,这是我第一次参加辩论比赛,甚至是第一次真正的接触辩论。我很庆幸,甚至惊讶,能取得这样的成绩!……

  当我的3分钟的获奖感言(准确的说是一次即兴演讲)结束后,全场的嘉宾和观众起立为我鼓掌——我真的十分感动!我始终相信语言的魅力在于感染:无论是辩论还是演讲,作为语言艺术和思维外壳展现给观众,能够得到支持和肯定,将是debaterspeaker最大的感动!

  说回这次辩论比赛吧。14日和15日,两天,一直在打比赛。

  14日是循环赛,很巧合,我们遇到的都是强队。但是整天的比赛出奇精彩,至少我这么认为。尤其是在心底会有一种越战越勇的感觉,直到最后一场比赛打得格外舒服,虽然结果证明我们只输了最后一场。在每一次比赛结束后,听到各种裁判的各种点评,再去思考、去修改、去完善,或许这才是整整一天的五场比赛都是在打一个辩题的目的所在吧。

  15日是淘汰赛,压力比较大,毕竟是输了就走人的可怕赛制。或许是金澍然社长发来短信告诉我们“辩论之神附体”吧,我们竟然挺过了前两轮淘汰赛,从八强到四强,从四强到进军总决赛。我记得思蓓在知道我们进决赛后给妈妈打了个电话,我问她“是报喜还是分忧”,她说“当然是分忧”。没错,我们不能说是紧张,应该说是没底,因为我们清楚,自己的正方立论远不及对手,只要打正方就会被攻击的很惨。遗憾的是,由于我掷硬币的失误,只得选择正方,背水一战。

  比赛结束后,还没等裁判点评,我就和思蓓相视一笑——结果很显然,是亚军。

  我总觉得,人生便是这样,总会给我们留有小小的遗憾,或许很正常。尤其是对我这样一个第一次参加辩论比赛的人来说,更应该视作莫大的奖励了。但如果可以——我们获得冠军,无所谓我个人的辩手排名是多少,我想我都会更开心!

  提到全程最佳辩手,这绝对是自己根本不敢想象的奖项,但我对自己拿到这个奖项的态度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。我在获奖感言中说:

  大家看到的,是我在辩论场上的精彩的陈述和有力的攻击;但大家看不到的,是我在发言前,我的搭档吴思蓓经常会迅速用不同颜色的笔标出战场,这样的现场抓点能力是极其难得而又十分重要的。曾有裁判点评,说我们两个辩风不同,我觉得这非但不是问题,相反是我们的优势。因为我对语言的把握是有演讲的能力在的,这使得我可以时而短促有力,时而反问长叹;但我的问题恰恰在于,很多时候是为了“攻击”而“攻击”,即便语言再好、力度再深,对于整体的交锋也无济于事,她的沉着冷静便体现出来了,不仅表现在她的语言舒缓简洁,更表现在她能够把握整场辩论的主战场,不至于让我做无效攻击甚至走偏。

  正是我们这样相互配合的打法,使得我们一路走到决赛。也正是有了强大的队友,才有了我的全程最佳辩手。

  就在决赛的前一天晚上,我就是睡不着,在赵天宇的宿舍讨论很多问题。当时,他告诉我,吴思蓓要比我成熟很多,我狠狠地点头。的确,在辩论上,我向她学到了很多,作为一个比她大了一年的学长,很多时候更像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学弟。就不说如何处理资料等最基本的要素了,单说最重要的一点,她的心态永远值得我学习——忽略输赢,注重反思。我记得最清楚的,就是每当我纠结于辩论中的某个小点时,她都会说“这不重要”,很简单,但是很有效。

  时间再向前追溯就到了暑假时的初赛了。那时候,我在讨论小组认识了权哥和晓研,也交到了这两位难得的朋友。

  权哥是我们的助教,如果用一个字来形容,就是“靠谱”。他是中国人民大学的辩论队资深顾问,对辩论的理解十分深刻。准备比赛的前几天正是他在考试的日子,虽然来不了比赛的现场,但是我们只要有问题,他都会用电话或者QQ及时解答。在正式开始比赛前的那天夜里,权哥陪着我们一起讨论辩题到凌晨三点。我至今都十分佩服自己可以在三点睡觉、六点起床,他也如此,但比赛前后,肯定都会听到他真诚的略带东北腔的笑声。

  晓研因为模联的缘故,对人大附中了解得很多,所以我们一直有非常多的话题。她和我们在一个小团队中,而且我始终相信我们是所有团队中最密切的。因为我们的所有资料都共享,谁有了新点子、新资料,都会在一起share。在决赛前的几天,我每天都会修改自己的立论稿,也因此每天都需要有人帮忙指出可被攻击的点,于是,她每天都会收到我的QQ消息和离线文件,而且每一次都会认认真真的标出问题,甚至有时候真的是一句话就可以把我打死的致命问题。我记得她每次发回来的文件都会命名为“立论XX日(晓研修改版)”,后面的五个字虽然在括号里,但分量岂是可以被括号限制的?

  于是,我向所有的辩手和教练说:

  我感慨,也感谢。因为我认识了太多优秀的人才,也交到了太多难得的朋友。

  我最后想说的,是对辩论的认识。吴思蓓在接受采访时,回答得十分到位:

  辩论锻炼的不只是语言能力,更是辩证思维能力,和心理承受能力。

  辩证思维就不再多说,只是想指明一点,即“越辩越明”。很多人会误解,一个人如果总是精神分裂似的来回思考,会不会变得举棋不定呢?当然不是。之所以越辩越明,是因为我们在辩证的思考过程中,会认识的更加全面和透彻,它是广度的扩充,更是高度的提升。因此,这会促进对两方面的比较,从而得到自己的选择——甚至很多时候很多问题本就没有答案,但一个类似于“见仁见智”的不会错的却没有丝毫意义的回答,远不如思考和比较后的选择。

  重点举一下心理承受能力。在初赛的时候,我们打了6场比赛,赢了3场,输了3场,排名第14,显然这样的成绩并不令人满意。但比赛还在继续,我们还有决赛,我们仍需努力。这一点在决赛中体现的尤为明显:每一次感觉自己打得很烂的时候,免不了难过,但马上就会告诉自己“比赛还在继续”!我们不能永远陷入低迷的状态,应该振作起来,去反思准备下一场,而不是感叹懊恼上一场。——生活如是,面对千千万万的不如意,绝不能消沉下去,要知道:面对苦难,在于充满希望。

  我想,如果用一个词语来形容这次辩论比赛中的我,那么“初试锋芒”再恰当不过了。由此,在文章的最后,引用孙江波老师发来的邮件作结,仅以自勉:

  初试锋芒,斩获可喜。再接再厉,厚积薄发。

  [责任编辑 孙江波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