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    首页>>校园生活>>学生之星

高一辩论赛:从传统中一路走来

来源:学生记者团 作者:傅千函 雷炎橦 徐诗雨 张玉 编辑:文/孙江波 图/徐问樵 时间:2016-12-07

  人大附中(www.rdfz.cn)官网讯(记者 傅千函 雷炎橦 徐诗雨 张玉)至少从2008年起,由人大附中纵横社举办的高一辩论赛成为学生活动一年一度的传统。每年开学初的几个月,总会云集许多热爱辩论的高一同学。他们在辩论赛场上滔滔不绝、旁征博引、一展风采。 

  2016级高一辩论赛九月底开始比赛,至十一月中旬结束。其中,参赛选手都是高一的同学,裁判由指导教师孙江波老师和纵横社骨干高二、高三的社员担任。 

  这次辩论赛采用联队制,高一共24个班,每两个班组成一个联队,联队之间进行比赛、决出胜负。第一轮为组内淘汰赛,第二轮为小组循环赛。本次辩论赛的冠军是8-24联队。 

  本次比赛的赛制与赛况: 

 

  ? 

人大附中2016级高一辩论赛 赛况 

 

  参与这次比赛的,有第一次接触辩论的新手,久经辩场的娴熟辩手乃至校辩论队的大神们。他们在辩论赛中扮演着选手、裁判、策划者等不同的角色。在赛场上的唇枪舌剑背后,他们都有着什么样的故事? 

  比赛结束后,我们分别采访了最佳辩手李雨浓、郑博中,裁判储云飞及纵横社社长宋子玉四位同学。 

其实他有“演讲恐惧症” 

  高一15班的李雨浓初中曾是纵横社的负责人,9月28日的比赛中,李雨浓作为四辩被评为最佳辩手。他说,其实他有“演讲恐惧症”。 

  “我自认为的演讲恐惧症,就是每次在公共场合说话的时候,总会突然忘掉在之前排练过千百遍的话,大脑一片空白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越是这样越紧张,一紧张就更想不出来该说什么——以前好几次在演讲的时候忘词了,十分尴尬。在准备辩论的时候这困扰了我很久,因为我总怕在比赛最激烈的时候忘词。”相信每一位辩手都在经历过比赛前的紧张,的确,在在场所有人目光的注视下流畅地阐述观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那么李雨浓是如何面对“演讲恐惧症”的呢? 

 

  “在准备辩论的那一段时间,我几乎把我所有的空闲时间都搭在了辩论上。”他强调了赛前准备的重要性,“我会一遍一遍地重复我方的论点,并且思考对方可能提出什么样的论点、会怎样反驳我们。然后针对每一种可能性想出对策。因为我是四辩,要对一辩立论的思路十分了解,所以当时我仔细地研究了一辩稿。” 

  李雨浓觉得,其实“演讲恐惧症”也没有那么坏。“为了防止它,我总会尽120%的努力去准备辩论、准备演讲。它让我找到了专注、努力的感觉。” 

  “我初中当过一年的纵横社初中部负责人。不过一直没有什么实战经验,我在这场辩论之前对辩论的了解更多的是理论上的、书本上的,实际准备起来走了很多弯路。我听过比较多的辩论,在别人的身上学到了很多。或许会把辩论坚持下去吧。” 

“辩论锻炼了我的批判性思维和运用语言的艺术” 

  与李雨浓不同,高一24班的郑博中从早六开始学习英文辩论,可以算是一位有经验的辩手,他带领着8-24联队夺得了辩论赛的冠军。 

  决赛的辩题是“宁鸣而死/宁默而生”,这个古老的辩题带给他们不少困难。“我决赛发挥得不是很好,吐字不清楚,和之前的发挥有很大的差别。决赛的辩题太诡异了,之前我们两方交流的时候,发现两方定义没有任何重合的地方。我们相当于在两个不同的世界观里辩论,我说我的你说你的,听着谁都有理,很混乱。” 

 

  尽管赛场上刀光剑影,郑博中仍认为辩论中的礼节十分重要。“现在很多人辩论的时候都有一个问题,包括我上场的时候也存在这个问题,就是试图攻击对方辩手。这样很不友好。” 

  生活中,郑博中是个十分亲和、幽默的人,和赛场上严肃犀利的风格迥乎不同。“我觉得在辩论场上一个样,下了辩论场是另一个样,这样就非常好。要熟练地完成之间的切换,否则你平时去菜市场买个菜都要和人辩论的话,就显得特别没有意思。但辩论锻炼了我的批判性思维和运用语言的艺术。” 

“跳出这个焦灼的圈,去讨论一些更有价值的东西。” 

  高二16班的储云飞是人大附中校辩论队的队长,他在比赛中扮演裁判的角色。 

  如何决定一场比赛的胜负?储云飞说,一场辩论赛中有三个裁判,一个裁判手中有三票,这样一共就有九票,得票多的联队赢得比赛。“第一票——我们直观看来谁占上风,就把这一票投给谁。第二票根据评分表评出的得分高低,评分表也是比较残酷的,比如一个环节占20分,如果我觉得这环节正方表现得比反方好一点,那这20分只能全给正方了,也就是每个环节中一方零分一方满分。第三票看存活论点数,比如我抛出一个论点,对方把这个论点打倒了,这个论点就不算了,比赛最后看谁存活的论点多,我们就把第三票投给谁。如果双方的论点都被打倒了,这时候我们就会观察谁先跳出这个焦灼的圈,去讨论一些更有价值的东西。” 

  评分表: 

 

“经历体验层面上的收获倒在其次,最主要是获得了充分的满足感。” 

  如今高二的高二的储云飞是去年高一辩论赛的冠军,从选手到裁判的转换也是他感受颇深。“去年还是选手视角,今年作为裁判视角,我更能理解选手的紧张情绪。而且感觉这一届比上一届打得好多了,可能是因为我上一届我还是选手,也可能是因为这一届两班联队。总之大家都很用心,比赛都很精彩。” 

  高二18班的宋子玉是纵横社的社长,也是高一辩论赛的总负责人。纵横社是人大附中的著名社团,自2010年左右起,纵横社基本负责了学校内部及对外的全部辩论活动,还会组织有关时事、历史等方面的交流会和讲座。 

  宋子玉首先向我们讲述了“纵横”二字的由来。“纵横家”确指的是先秦诸子中的一家,与儒家、道家等同列。纵横家以鬼谷子、张仪、苏秦为代表人物,以合纵与连横为一以贯之的主张,活跃在战国时代。所谓儒、道、阴阳、法、名、墨、纵横、杂、农者,即所谓“九流”。纵横派的志士们特征鲜明,抛去理论体系直言经世之策,尤善军事政治余事,并以能言善辩闻名天下。因此纵横社从建立之日起,便一直与辩论和政治讨论紧密联系在一起。 

  他说,纵横社成立的时候,更多取材自《少年中国说》中的‘纵有千古,横有八荒’,意在表示纵横社涉及历史、政治、经济、军事、哲学等多个领域,旨在打造一个同学们分享知识、拓宽视野的自由的思想交流平台。在我看来,纵横更像是一种气场,是一种就算不能真正地纵横捭阖、翻云覆雨,也要‘指点江山,激扬文字’的气势。” 

  组织一场年级赛事并非易事,宋子玉告诉了我们他在组织过程中遇到的困难。“从几个月前就有了关于比赛的思路,到临近比赛前一周才惊觉没有任何具体的计划,再到最后几乎是半凭经验半凭直觉便开始了比赛的筹备,可以说活动组织确实是很熬人的一件事。好在现在学校对于社团活动、学生活动越来越支持,同学们的热情也很高涨,各种活动十分丰富。不过这也带来了一个蛮棘手的问题,就是活动教室太过抢手!本次比赛的过程中,场地安排方面出现过好几次问题。 

  由于经验不足以及其它原因,这次辩论赛从赛程安排开始就有各种各样的不符预期之处。但既然是自己组织的活动,有再多问题也要硬着头皮解决。最终这次比赛也算是有一个圆满的结束。” 

  “经历体验层面上的收获倒在其次,最主要是获得了充分的满足感。觉得把这一项传统活动延续了下去,看到高一的同学们因为联队和网上投票的新赛制而变得更加熟络,或是原本认识的同学因这次活动获得了更多一起交流的机会,这是最让我感到开心的。” 

 

  中学生为什么而辩论?“欲望使人幸福/可悲”“行善应该高调/低调”……谈论这些问题的意义又何在?对于许多辩论初尝者来说,这次比赛是一次美好的辩论启蒙;对于那些有经验的辩手,这次比赛是提升能力和技巧的过程。台上台下,我们欣喜地看到,每一位辩手辛勤的付出和努力,化为赛场上起立后勇敢、清楚地陈述与辩驳。在唇枪舌剑背后,更可贵的是辩手们锻炼了自己逻辑思维和语言运用的能力。能够抛开成见、批判性地思考,从而理性、健康地表达自己的观点,对身为中学生的我们来说是十分重要的。辩论不仅是语言和思辨的艺术,它对我们今后的人生,更有莫大的帮助。 

  也许他们曾经害怕在人前讲话,也许他们为了40分钟的比赛写了上千字的稿子,也许他们为了安排合适的教室忙得焦头烂额,也许他们为了公平地裁决一场比赛的胜负苦苦思量。无论是紧张比赛的辩手还是默默无闻的筹备者,照片上,从他们认真的眼神和快乐的笑容中,我们看到所有努力都得到了回报。